-諭-

風雨淒然呵

文藝座談會講話

我們與惡的距離.這個場景我覺得應該在古代才有吧。這么現代的場景,行着古禮,你說這樣傳統是保存的多么好,對他是多尊敬和虔誠呵。現在過去海峽也會像劇里那樣嗎?應該有的,因為有這樣的土壤和傳統才會通過劇集反映出現實生活。為什麼是我們與惡的距離。那是說我對惡的處理態度,是否因為這樣的態度使我們也被惡了。文藝片看多了,文藝劇、文學劇、公視等在彼岸也有,太厲害了!

元旦快樂!

衰草連橫向晚晴,半城柳色半聲笛。枉將綠蠟作紅玉,滿座衣冠無相憶。時光難復去。此詞曲為狐離作,河圖唱,是古風歌曲《三十八年夏至》的開頭,聽時會發現他是模舊式錄音機放的,帶有少許歌仔戲的唱腔。近年來青春血濫,觀看了一系列的偶像類音樂選秀節目,好聽的歌曲漸少,歌詞質量也漸低,難明白幾天做出的一首歌怎能經歲月流洗,雖他們有強大的廣宣渠道街知巷聞,但漸漸有種快餐感。而古風歌曲利用了網路相比以往也傳播快了,其中不乏詞曲可經推敲的作品。在電影《閃光少女》中有如此一段論調:愛古風,不但作品要好,而且對文史哲也要熟悉。時人往往想要創新,但不知創新是需要基礎才能出新和再變。

中秋皓月谁受用,剪西风泪雨梧桐。瘦骨阑珊加沉重,听遍天外哀鸿;草际寒蛩,响彻那纸条窗缝,恨悠悠 一场大梦。~ ~ ~《金枝慾孽》于2006年翡翠台播出,可以說是宮斗劇的祖師級別。所謂一入宮門深似海,再良善之人被人心的多次利用和迫害也會黑化,最終失去自我,港劇常引用佛語: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。以此說明權和利終成空,只有心安方為家。人心險惡,常說最厲害的不是權力、金錢、武功、法術⋯⋯而是人心,若要心安也是需要心的。此闕詞為岑偉宗先生作品,是《金枝慾孽.貳》主題歌的開篇獨白,經查似乎是由《牡丹亭.鬧殤》為藍本創作。主題歌《紅孽》由伍詠薇演唱,其表演形式與2016年《青云志》插曲《青衣謠》相似(前者吟誦,后者吟唱,引用的是陶淵明的《挽歌》)很多觀眾皆由此主題歌,特別是詞的最後一句:恨悠悠一場大夢,發現《貳》也是一經典作品。故錄以分享。

萬事勝意!✌

久不作書心手兩生

年廿八[得意][得意][得意]在家臨字